当前位置:首页>
一个女信用社主任的犯罪史
作者:admin 来源:陇南市人民检察院互联网信息发布系统 日期:2017/6/25 21:50:28
一个女信用社主任的犯罪史 作者:admin 来源:陇南市人民检察院互联网信息发布系统 日期:2013-3-27 19:03:47 人气:89 评论:0  刘华 谭妮 2012年8月7日。
甘肃省文县看守所。
张秋芸穿着一件黄色的T恤衫,凌乱的长发随意地拢在一起,就是这个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女人,在一年前还是文县尚德信用社主任,尚德镇人大代表,文县信合系统的业务标兵。今天,她只有一个身份——犯罪嫌疑人。因为挪用403万元移民实物补助款和425万元重建家园贷款,张秋芸受到刑事追究,受其牵连,文县包括一名副县级干部在内人被检察院查处,引发文县官场震荡。
虽然被羁押已经一年多了,但漂染过的双唇依然泛着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殷红,散乱的眉毛下,纹过的眉线执拗地划出清晰的弧,看得出这也曾经是个很爱美的女人。据她说,她因为缺钾正在接受治疗,所以有气无力。说起自己的境遇,张秋芸眼泪簌簌往下流,但问到与案件相关的问题时,她的眼神马上警觉起来,什么也不肯说。
今年2月日,文县检察院对张秋芸以挪用公款和滥用职权向文县法院提起公诉,法院认为张秋芸为集体企业职工,不符合挪用公款和滥用职权主体,遂以挪用资金罪于7月4日一审判处张秋芸有期徒刑8年,张秋芸旋即提出上诉,她认为法院对其量刑过重。
为所欲为的“女财神”
作为一个女人,张秋芸应该说是很精明的,她知道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。在其10余份近万字的交代材料中,她反复表达一个意思,因为不懂法,犯了很大的错误,希望得到宽大处理。其中不乏对办案人员肉麻的溢美之词。但作为一个金融系统的管理人员,不遵守财务制度,随便把几百万专项资金借给毫无保障的生意人,从其犯罪的过程和造成的严重后果看,张秋芸又是极其糊涂的一个人。
今年44岁的张秋芸人生的经历并不复杂,1985年,年仅17岁的张秋芸参加工作进了信用社,因为是尚德人,1992年张秋芸调到尚德信用社,从此再没挪过窝,从信贷员到会计再到主任,20年来,就这样一个三五个人的小单位,人员流动来流动去,张秋芸却像是根定海神针牢牢地守在原地。
随着农村信用社用工制度改革,出现了临时工、合同工和正式工多种用工形式并存的情况,但对职责权力并未做相应调整,“一把手”在人事、财务、业务等方面的权力仍相当集中,领导的好恶某种程度上决定着职工的去留,单位规章制度形同虚设,别看尚德只是个小镇,在这块地界上,张秋芸就算是个“女财神”, 张秋芸的亲戚朋友很多,特别是2001年担任主任以来,求着贷款办事的人争相给“张主任”献殷勤。十年的经营,十年的追捧,张秋芸逐渐养成说一不二的霸道作风,信用社成了她的家天下,而她则是一副女王的做派。
张秋芸说:“我认为单位的领导就是职工的父母亲,职工就是领导的孩子。”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这个尚德信用社的“父母官”从2005年起就没给职工发过一分钱工资。也不能说张秋芸太刻薄,只是长期的胡支乱用使得尚德信用社的财务状况一片混乱。对张秋芸的作为,职工也是敢怒不敢言,没钱用了就打借条借,什么公款私款,尚德信用社的钱等同于张秋芸自己的钱,一个电话,保险柜打开叫给谁给就给谁给,有时甚至连个白条都没有。
更过分的还有,身为主任的张秋芸经常使唤下属为其捶背按摩。以至于在其接受检察院调查时,还习惯性地指使办案干警:“我脑壳疼的不行,来来来,这个娃娃给我捏捏。”弄得办案人又好气又好笑。今年2月,当张秋芸作为被告人站在法庭上时,其间的落差何止万千,文县信用联社组织上百人旁听庭审,昔日的同事看到张秋芸今日的落魄,想起其彼时的跋扈,不免感慨万千。
专项资金账户成“小金库”
张秋芸案件查处后,连带查处多名大小官员,文县一位县级领导气恼地说:“张秋芸莫不是七仙女下凡吧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把钱存在她那儿?”
2010年初,张秋芸为了完成存款任务,请时任移民局长的王永宽(另案处理)帮忙,将横丹电站移民实物补偿款存入尚德信用社。王永宽答应了,并与移民局会计吴青(另案处理)商量后,向张秋芸提供了吴青的身份证信息。2010年7月13日,张秋芸根据王永宽提供的吴青的身份证信息,在尚德信用社开立吴青个人账户。2010年7月14日和9月7日文县移民局将横丹电站移民实物补偿款分别以400万元、420万元两笔,合计820万元,从文县移民局汉坪咀电站专户电汇入吴青账户。
奇怪的是,在该账户开立后,存折就一直由张秋芸保管支配。该资金汇入吴青账户后,凭借由其保管的该账户存折,从2010年7月20日到10月14日,张秋芸利用职务之便,先后25次从该账户挪用移民实物补偿款,用于归还个人借款、借给别人、垫付放出的常规贷款的利息等,挪用金额高达403.46万元。有时候一天支出3、4笔,有时候一笔支出50万,胆大妄为到令人乍舌的地步。
对于一个金融网点的负责人来说,揽储、放贷,完成好联社下达的业务经营指标,追求的目标是业绩突出。不管张秋芸揽储时用了什么手法,也没有人会说帮张秋芸完成存款任务得了什么好处。但王永宽能把820万公款从移民专户提出存进张秋芸所在的信用社,并把存折放心地放在张秋芸处,最起码证明一点,在王永宽眼里,张秋芸是个很可靠的人。
俗话说:靠山吃山,但靠着这样一座金山也敢去吃,无异吞下害人的毒药。2011年4月15日,被刑拘的张秋芸在看守所写下了自己无限的悔恨:“在去年将资金支付给这些朋友后,我已立即意识到严重的后果,专项资金是不能动用给他人的,这些朋友的钱已支付,是一时难以收回这些资金的,我行业又在停放贷款,我背着沉重的负担尽力挽回局面……悔是之时已是晚,我现在已经在悬崖边……”
张秋芸说自己是法盲,只知道挪用移民款是违规的,不知道会因此触犯刑律。事实上,对金钱的贪得无厌,对利益的疯狂追逐才是引导张秋芸一步步走向深渊的始作俑者。在办理张秋芸案时,张秋芸向文县检察院提供了十几份借条,以证明移民补助款的去向,这些借条上写着“借到张秋芸现金某某元”,大部分借条上写明的利息,均超过信用社对外公布的正常贷款利率,有的甚至高达12%,但也有借条被撕去一角,有的载明利息的地方有明显涂改的痕迹,这样的证据,不能说是为集体的利益而为。正因如此,检察院在追款时,借款人往往称借的是张秋芸私人款,在文县开矿的徐某某,借张秋芸100万,案发后仅还20万;还有一些借款人在张秋芸急于追款时玩“人间蒸发”,既不接电话,也不还款。造成至今尚有241.9万余元移民补偿款不能追回。
重建家园贷款成了“唐僧肉”。